穿越之农门喜事

酷美人    铜牌作家

古言/已完结/127万字

简介
重生

  当穿越到小户人家变成许青梅,好脾气的爹,精明的娘,薄情寡意的大伯,贪婪的伯娘,重男轻女的祖母,一大家子鸡毛蒜皮,鸡飞狗跳的过日子。

  当青梅从梅子树上掉在温君昊怀里,他抱着她俊眉微皱:“年纪轻轻,体重倒是不轻,救命之恩,以身相许吧!”

  青梅一笑:“这位大叔长得不美,想的倒是挺美!就像银子不多,想买的倒是挺多。”

  当开始谈婚论嫁,面对青梅提出的三从四德,温君昊宠溺一笑:“媳妇个子不高,要求倒是挺高。”

  青梅灿烂一笑:“大叔,不答应的话您应该称呼我许姑娘!”

  “只要你嫁给我,我许你一生又何妨!”

  对于青梅来说,最美的相遇就是一见君昊误终生!

  对于君昊来说,重生归来最要紧的事情就是遇见上辈子错过的人!

  人生因为有爱才圆满,真正的爱情是两心相印,是富贵或贫穷都不离不弃的相依相伴。

第一章 青梅等竹马

  “恭喜大奶奶母女平安,喜得贵女,先开花后结果,福运连绵!”

  许心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觉得自己屁屁好像一疼,忍不住的哭了出来:“嗯嗯……”

  不对,我的声音怎么会是这样的?她觉得自己被一个妇人抱在回怀里,张开眼睛眼前朦朦胧胧一片,竟然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  她不仅心下一沉:难不成我竟然是瞎了吗?不对,我是变成婴儿了!

  一个温柔里带着疲惫的声音传到了许心妍的耳朵里:“多谢吴婆婆,劳烦你把姐儿抱出去给老太太和爷看看!”

  很快,一个温文难掩喜悦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:“娘,您看看我大姑娘长得真好看,真俊俏!母女平安,真是太好了!”

  “好什么好?赔钱货一个!”

  一个婆子刻薄的声音,带着不满和嫌弃:“算了,把她抱回去给她娘,这个时候怎么能出来吹风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?”

  “哈哈哈,这可是二弟的大姑娘啊!我看弟妹的肚子就不像是儿子,果然不出我所料!”这声音里带着喜悦,和说不出的幸灾乐祸。

  许心妍整个人都愣住了,虽然看不清说话的人,可是听着他们的话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。

  她心里很是不解,难不成飞机出事后,自己真的穿越到或者重生了!

  过了三个多月,许心妍已经弄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;不管是投胎忘记喝孟婆汤,还灵魂穿越,反正她清楚地记得自己上辈子的事情;对于自己竟然还能再活一辈子,不管怎么样,总是好事啊!

  虽然她心里明白,可是这个娇弱身子,每天还是吃了睡,睡了吃,还有身不由己的拉撒,好害羞啊!

  她乖巧的躺在自己的娘那里,醒着的时候经常能听到那个夸自己好看的男人的声音。

  既来之则安之,许心妍只能慢慢享受着让人害羞的婴儿生活。

  好在等过了三个月,她有了点自控能力,每当要忍不住发洪水什么的,都会嗯嗯的哼几声,提醒自己的娘抱着自己解决大事……为了自己活得好好的,喝奶她是能忍受的,可是让她一个有着成人灵魂的人老是尿床,她真的感觉很害羞啊!

  柳亦妙忍不住和夫君许延东夸女儿乖巧:“夫君,我们大姐儿真是太聪明了,都知道爱干净了!夫君,孩子已经快百日了,你给取个名吧?等百日的时候,亲戚朋友问起也好有个正经称呼,免得大姐儿,大姐儿的叫!”

  许延东今年二十岁,个子中等,虽然是单眼皮,好在鼻梁高挺,五官端正,浑身带着一股书卷气,看着也勉强算是个清俊的书生。

  他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女儿又白又肥又嫩的脸蛋,许心妍赶紧张开花瓣一样的嘴,对爹一笑!

  白嫩胖嘟嘟的小姑娘,这样一笑,说不出的可爱,许延东小心的伸手抱起她,忍不住夸:“妙妙,还是咱们丫头生的好!看看大哥家的女儿,瘦的皮包骨……”

  柳亦妙忍不住伸手拍了他的背,嗔他一眼:“非礼勿言,少说这些埋汰话,被你大嫂听见了,又是一场闹腾!再说,女大十八变,肯定是越变越漂亮!”

  “再漂亮,也没有我们的姑娘长得好!我们姑娘这不是长的随你吗?”

  许延东顺势恭维了自己媳妇,柳亦妙真真是个大美人,瓜子脸上柳眉弯弯,还有一双美艳动人的桃花眼,诱人的樱桃小口;让他一见倾心,不顾一切的大闹一场,才娶到了她。

  柳亦妙听到自己夫君这么说,忍不住对他盈盈一笑,娇软的道:“德行!”

  那桃花眼勾魂夺魄,让他浑身一酥,想到昨晚上的鱼水之欢,恨不得天现在就黑了,他也好和媳妇一起到床上做些不可说之事!

  青年夫妻,感情正好,放下女儿后忍不住搂在一起,两唇相接唧唧歪歪的黏在一起,到底顾忌着青天白日不敢乱来……

  床上的许心妍原来还准备在他们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,自己是哇哇大哭好,还是闭着眼睛好,谁知道就是这小儿科,不由看的津津有味,心里感叹:娘真好看啊!连接吻都这么美,自己要是有娘的颜值,那将来可真的是妥妥的小美女啊!

  两人亲热了一会儿,才开始整了整衣裳,柳氏抱着女儿,随他一起去许老娘院里请安。

  许老娘见了儿子满脸笑意,声音柔和里透着慈爱:“阿东,你回来了,赶紧坐下,晚饭想吃什么来着?这天气也开始热了,念书辛苦了,想吃什么和娘说啊?”

  眼里竟然是完全没有儿媳妇和孙女的存在,看都不看一眼!

  柳氏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,站在那微微垂着头,抱着女儿并不多话。

  许延东现在还在书院里念书,准备秋闱的时候再去试一试,因此早出晚归。

  许延东笑着坐在她的边上:“还是娘记挂着我,娘,大姐儿要过百日了,也该有个名字,这样亲戚朋友们来了有个正经称呼!您说叫什么名字好?”

  许老娘瞬间沉下脸,眼神瞄了一下那个狐狸精和她手里的小狐狸精,声音里透着不悦:“赔钱货何必这样大费周章?姑娘家迟早要嫁到别人家去的,叫什么不行?”

  自己的娘看不惯自己的媳妇,许延东已经很有经验了,还是笑着看着她:“娘,这到底是你的嫡亲长孙女是不是?”

  许老娘听到儿子这样说,不满的抬头看着他,刚好看到了窗户外面的青梅树,就开口:“她就叫青梅吧,青梅树不仅茂盛,而且结果累累!”

  眼神犀利的看着柳亦妙,声音里透着嫌弃,嘴边带着几分冷意:“柳氏,你别嫌我说话难听,等你有了儿子,你才算有了这辈子的依靠;要不你怎么对得起我们许家?对的起东儿?”

  柳氏看着窗户外面青梅树,还有边上的枣树,赶紧温柔的开口:“娘说的是,青梅这名字极好!姑娘以后就叫许青梅,借娘的吉言,愿媳妇早日再有身孕,好为何家传宗接代,开枝散叶。”

  许老娘见她说的好听,这才缓和了下神色,淡淡的到:“过几日的百日酒,你也给你娘家捎个信!”

  “是,多谢娘提醒!”

  厨房里的吴妈妈和柳氏的丫鬟巧巧来到门外,弯腰道:“老夫人,晚饭已经摆好了!”

  许老娘起身往外走:“东儿,我们去吃晚饭吧?”

  柳氏也随后跟上,路过巧巧的时候把怀里睡着的女儿递给她,低声道:“你把小姐抱到床上,等我回去你再去吃晚饭!”

  许心妍并没有睡着,只是对许青梅这个名字有点失望而已,可是看着娘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样子,自己就算哭闹又有什么意思?

  只好心里安慰自己:许青梅就许青梅吧,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还挺诗情画意的啊?好歹这家不是家徒四壁,有厨娘,有丫鬟。

  柳氏吃了晚饭先回房,示意巧巧去厨房吃晚饭,自己看着睡着的女儿,可爱美丽,肌肤娇嫩,真是喜欢到心坎里。

  她怀孕的时候,自然也是盼着是个儿子,那样最起码婆婆能欢喜;生下来是个女儿,心里也忍不住有点失望;可是这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又这么可爱,怎么能不喜欢?

  许延东陪着自己娘说了会话才回来,免得娘又说自己有了媳妇忘了娘!

  柳氏笑着给他端上一盏白开水,温柔的道:“晚上不许喝茶,免得睡不着!”

  许延东就着她的芊芊玉手喝了那茶,顺势抱住她笑:“喝茶了也没关系,累着了自然就能睡着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,妙妙我们早点洗漱吧?”

  柳氏桃花眼带着娇媚,推了他一把,带点担忧的问:“要不大哥大嫂他们别请了,免得起什么矛盾!”

  许延东叹了口气,许老娘是填房,他爹先前娶的媳妇难产去世,却留下一个儿子许延成,等到了一年后,他才娶了何菊兰。

  许延成的外祖家本来是想把小女儿给许玉华,女婿好歹是个秀才,可是许玉华去娶了何菊兰,逮着空就在许延成耳边说他们的坏话,说何菊兰不要脸,勾搭了他爹,才气死了他娘。

  许玉华在四十岁那年,生了一场大病就没了。

  许延成要求分家,因这他是长子,要求分三分之二的家产,许老娘有一女一儿,自然不答应;最后族长出面,好说歹说的分成两份,抓阄!

  因着这件事情,许老娘现在很不待见大房的人;可是毕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很多事情避免不了……

  许延东皱眉想了想:“我明儿问问娘再说吧!岳父家我托同窗带个信去。”

  又拉着柳氏往耳房走,低哑的道:“今儿天热,你给我擦擦背!”

  许心妍,不是,应该是许青梅,看着他们过了好一会还不出来,还有里面传来那隐隐约约的动静,眉眼弯弯的笑了笑:你们还挺能折腾的啊?算了,我还是早点睡吧,免得等下看见不该看到的长了针眼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大家好,新文我想简单温馨一点,无宫斗,温馨甜蜜的生活,虽是小家小户鸡飞狗跳,男女的纠缠,恩怨的难解,可是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  青梅等竹马,而我在等你,青梅煮茶,我们共饮一杯;

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在闲暇里能让你消遣时光,么么哒

手机安装了潇湘书院APP吗?
点击右上角按钮
然后请在手机浏览器中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