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棍庶女

鱼爷殿下    铜牌作家

古言/连载中/2.8万字

  穿越前,她,懦弱无能,有眼如盲,被贱人,奸人所害,惨死宫中。

穿越后,她,睿智灵动,慧眼识心,改变宿命,混出一番新天地。

在现代,做为二十一世纪“神棍”界的精英,萧羽混的风声水起,财源广进,她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三轮车撞死而穿越。

【本文女强,男强,“斗”中有“逗”,PS:一对一,男主干净清爽,绝世无双。】

【女主“神棍”,斗渣女,揭谎言。这一世,谁主沉浮?谁掌命运?她拭目以待。】

宠妃阴谋多端,嫡姐诡计陷害,一双双隐藏在背后的手,一颗颗阴暗发黑的心,她们毒辣的眼神里都盼着她死......。

她如冬日一枝风雪里的傲梅,迎着刺骨的冷,刀刃的风,在最晚的季节里含着笑,看那些曾今害过她的贱人,奸人们如何掉进坟墓,踏上死亡之路。

【损人版女主】

萧羽翘着二郎腿坐在圆滑的石凳上开导红衣婢女:“别以为他长得谪仙,就以为他遥不可及,高不可攀,其实他海纳百川。”

柳絮垂下的地方,一个飘渺谪仙的男子紧捏柳絮,如神般俊美的脸上沉的可怕,他海纳百川?

【张狂版女主】

一日,某羽被喜欢男人的某将军气的磨牙,劈头盖脸一顿毒打,某女甩甩发酸的手臂道:“老子不打你,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。”

【欺君版女主】

憋屈不是两三天,某个夜黑风寒的夜晚,忍无可忍的某女潜进某皇帝龙床,一把刀横在他脖子上:“给你二选一,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?”

某皇帝睡眼惺忪的说:“有区别吗?”

【此女,真假难分】

莫寒境:这时而口出狂言的女子,朕从未看透过她,倒是她时刻把朕的心思拿捏于鼓掌之间,时进时退,吃定朕不会对她怎么样。

轩辕无敌:爷喜欢男人与她有何关系?父亲一本古书就把这唯利是图的女人骗了过来与本将军作对。

莫寒钦:他从未见过这种女子,当你以为她爱上你的时候,她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宫清瑟:本国师丰神俊朗,万里挑一,怎到她嘴里,变成了“老大爷”?

【精彩片段】

“愿赌服输,换衣,成亲。”某男。

“不嫁。”某女。

“理由。”某男

“我待你如初恋,你却拒我千百遍,我的感情早就被你的抗拒磨光了。”某女

某男眼睛一闭,终究下了某种决定,手轻扬,喜袍落。。。。。

【第九号当铺】新装开业大酬宾,天下第一美男“宫掌柜”设坐“接客”,第一排座位可与“宫掌柜”面对面交流,欣赏美男,无遮掩,视觉好,首排座位一千两黄金一坐火爆预定中.........

“宫掌柜”俊美无双的面色隐忍怒火,手中捏着小传单,四处寻找某个贪财的无良女..........

此文内容精彩,欢迎亲亲们搬着小板凳来看。别忘了收藏.....收藏......收藏.........。

楔子:死的太坑

  早晨的阳光一缕缕照进房间,金色明亮的阳光打在贝壳编织的墙上,五彩琉璃梦幻的光彩散发在这间以大海蓝色为主色调的房间内,那方贝壳墙仿佛是大海中波光粼粼的海水,被阳光照射的活动了起来。

  “主人,那家伙又送钱来了!主人,那家伙又送钱来了!”床头柜上爱疯五屏幕亮着,发出叫声。

  “喂!”一只玉手伸出被子,慵懒的拿起电话,放置耳边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挂了电话,玉手又把爱疯五抛到床头柜上。

  被子里发出女子没睡好的哈气声,一双玉手伸出被子外,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,这时,从被子钻出一张极为漂亮的小脸,肤若凝脂,凤眼微眯,随意一个简单动作,足以令所有男人屏住呼吸,情迷神乱。

  一只修长如玉的美腿伸出被子,优雅撩人,那可爱秀美的小脚做出来的动作显然非常不可爱,它脚心对着裹住被子的另一团,一脚踹去,很顺利,扑通!那被子连带里面的活生物发出一声闷吭,咒骂随之而来。

  “哪个王八蛋偷袭我?我太阳他全家。”被子钻出一个比非主流还要可爱几十倍的女子,水灵略大的瞳孔波光熠熠,小巧圆润的鼻子,一张小嘴粉的诱人,萧苏站着不动的时候,很多人会以为她是一个完美的充气娃娃,她可爱到不真实。

  “太阳我全家?我不介意你去地下太阳他们,也许我老子还会感谢我送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给他享用。”萧羽笑了笑,打趣萧苏。

  “我太阳你。”可爱的小脸凶狠起来,一点没有威胁效果,反而更显可爱。

  “你没那功能。”萧羽爬起床,凤眼有意瞧了萧苏身体某个部位。

  “告诉你一个对你来说算是好消息的消息。”萧苏这次可以大饱眼福了,她可以大捞一笔,财色双收,呵呵。

  “什么?”萧苏不解,什么消息对她来说是好消息?她怎么不知道?

  “韩国当红帅哥李俊亚十点钟到这里算身体。”李俊鸭可比李俊鸡帅多了,萧苏不是一直喜欢鸭帅哥吗,这次还不抓住机会把他从上到下剥光了意(和谐)淫。

  “啊!真的吗?太好了,我这样子怎么能见亚帅哥,化妆,化妆…。”可爱无敌的萧苏跳的兔子还快,眨眼间的功夫,她蹦到了洗漱间。

  十点钟

  李俊亚帅哥准时出现在萧羽,萧苏别墅门口。

  萧苏装成小道童打开别墅大门,对他颔首:“萧上仙在里面,施主请进。”

  李俊亚踏入别墅,只见一个极为漂亮的白衣女子手拿拂尘,坐在莲花宝座上,倒有几分仙女的气质,她睁开眼的时候,李俊亚觉得这白衣女子根本不是什么仙女,活生生一个勾人的狐狸精,她那双凤眼发出致命的勾引。

  在李俊亚打量萧羽的时候,萧苏也打量上了李俊亚,哇!古铜色的皮肤,胸肌有力的紧绷着,平坦无赘肉的小腹,再往下,我靠!这么大?巨鹰展翅啊!

  “咳咳。”萧神棍假咳两声,实为提醒萧苏注意点,口水都快滴下来了,真有那么大吗?她的视线有意无意朝李俊亚瞄去。

  李俊亚尴尬的收回视线,以为萧上仙提醒自己。

  萧神棍掐指一算,凤眼直透李俊基体内,扫了一圈,开了口:“先天性心脏病,肝上有癌细初期症状。”

  李俊亚经纪人一听“癌细胞”这三个字,吓的哭爹喊娘:“萧上仙,请求你救救他吧!我们听说萧上仙法术通天,能起死回生,我们就从韩国跑来了中国,只要能治好俊亚,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。”演艺圈要失去一个李俊亚,他的经纪费可要少了很多啊!

  萧神棍不就等的这句话吗,她拂尘一拂,说道:“李俊亚留下,你跟我小道童去办公室付费。”

  萧苏心中一笑,小脸上一本正经说道:“施主,请随小道去付费。”

  “萧上仙,我能治愈吗?”李俊亚用着不太熟练的汉语问萧羽,没有人不怕死,越有钱的人越怕死,表面的镇定也不能掩饰内心的恐慌。

  萧神棍看到那颗红艳艳的心脏以每秒200以上蹦的速度跳动着,她眼睑垂下,划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本上仙帮你施完法后,你自然得到治愈,放心吧!不会留下后遗症的。”

  李俊亚当真了,他恭敬的朝她一拜。

  萧神棍所谓的施法就是拿着手上那拂尘在李俊亚脸上甩来甩去,十几下甩过去,李俊亚脸都被甩红了,她才收了功。

  经纪人待萧神棍施完法后,他急忙走进来,一看李俊亚的样子,说道:“俊亚脸色果然比之前红润了不少,上仙就是上仙,效果立竿见影,癌细胞死翘翘。”

  萧神棍心里都要笑喷了,这癌细胞是她胡编乱造的,她只能看出来有没有癌细胞,可不会治愈,遇到真正癌细胞的病人,她会让萧苏去治,萧苏学医大的,加上异能,她目前已经攻破了癌症这一病症。萧苏只会治病,不会“看病”,所以这萧神棍这三个字落到了她头上。她和萧苏是神棍界的最佳拍档,也是神棍界的精英人物。

  每一个行业都有“业内”人事,“神棍界”也是如此,大家各自封仙,称神,说白了不就是招摇撞骗的“神棍”吗,

  她和萧苏是福利院的孤儿,院长在福利院门口同一时间捡到了她们,一个小婴儿放在门左边,一个小婴儿放在门右边,这也算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!院长把她们两个放在了一起养活起来,直到有一天,福利院着了火,火舌吞没了福利院里所有的生命,奇迹的是唯有萧羽和萧苏活了下来,没有人知道她们活了下来,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场大火带走了福利院所有的生命。

  那天,她们只有十岁,事情变得也有些奇怪,那天过后,萧羽发现自己双瞳能看见人心的颜色,每个人说话都会变成不同的颜色,说谎话会变成灰色,说真话会变成粉色,想害她会变成黑色等等……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能看到人体五脏六腑,比那医院的胸透X光牛叉多了,胸透X光只能看到黑白的影象,她能直接看到彩色生动的心脏在跳动,肠道在消化……

  第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,她看到肉就想吐,整整吐了一个礼拜,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,习惯这两个字太可怕了,它会把一切不可能变得可能。

  萧苏到十六岁的时候才能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,她和自己看到的完全不一样,这样说吧,男人在她面前,只要她愿意,她看见的就是一个裸男,鸟窝里的毛发都能数数几根,萧羽却看不到这些。

  她们能从十岁活到十八岁,自然有过人的“本事”,她们从最先开始到处装可怜乞讨,拿着好心人给的一点钱租了房子,买了馒头,将就着活了下来,转机是从萧羽拥有一双比测谎仪牛逼,比X光牛叉的魔眼开始。

  刚开始萧羽会帮人看些小的症状,赚些小钱,后来,她在“神棍”界名气渐长,也就顺利混成了“上仙”,当“上仙”好啊!宝马X6开着,别墅住着,上门求“上仙”庇佑,算身体的人,每日络绎不绝,像宾客似的,大把的票子进了她们的口袋。

  萧羽,萧苏这两“神棍”姊妹,那小日子过的,羡煞了“神棍”界的各种神,仙们。

  “鸭帅哥经纪人刷了多少钱?”萧羽凤眼冒着金金光。

  “五百万。”萧苏伸出五个手指头,嘿嘿直笑,这钱来的太爽了。

  “换衣服,我们今晚去”海景楼“大吃一顿。”萧羽从衣柜里取出两套价值不菲衣服,一套仍给了萧苏,一套换在了自己身上,赚钱,就是为了用来享受,这才是赚钱的乐趣。

  换上衣服后,两个绝美的女人诞生了,一个妖娆似火,一个可爱清纯,这是妖精和天使的组合。

  宝马X6在离“海景楼”还有一千多米的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,借着满天繁星,月如银盆,两个极端的美女徒步而行。

  “车子失灵了,小心,让开。”一个武汉口音的大叔在后面叫道。

  萧羽一把推开萧苏,回头就看到一辆三轮自行车冲到了她跟前,三轮自行车而已,她肯定死不了,这是她死之前最后一个想法,死了之后,她才痛恨的大骂一声:卧槽,一个三轮自行车也能把我撞死?

  萧苏见萧羽奋不顾身的推开自己,回头一看,萧羽已经在地上死透了,她豆大的泪水哗啦啦流下来,抱着萧羽的尸体拼命的往医院方向跑去,跑着,跑着。

  “你瞎了眼睛了,抱着个人往车上撞?”一辆骑着自行车的汉子大骂。

  汉子见被撞的女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吓的腿都开始发软,他抖着手,去探抱着萧羽尸体的萧苏鼻息,没气了?

  “俺地娘哎!这年头骑个自行车也能撞死人呦!”汉子叫完娘,推着自行车,撒腿就跑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进坑滴妞们!小鱼翻水蹈海求收藏!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手机安装了潇湘书院APP吗?
点击右上角按钮
然后请在手机浏览器中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