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蝎嫡女

你懂我的空白    签约作家

古言/已完结/49.1万字

简介

  她是容郡王府的嫡长女,身份尊荣无比。却因痴心错付,被人当做踏上高位的垫脚石!

曾经深爱的男子在功成名就后,将她如敝屣弃之,一把烈火尸骨无存!

-

极地重生,携毒十年前。江山不改,她却翻云覆雨!

这一次,她犹如凤凰涅槃,傲骨决然。

看她素手纤纤,扯动地狱怒火吞噬仇人!

姐妹抢人?好,渣男送你,让你感受什么叫做真的悔不当初!

贵女狡诈?来,自食其果,让你身败名裂遭人白眼被嫌弃!

皇妃奸佞?怒,雷霆以对,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卑鄙无耻!

-

待她重新做回自己后,却无意引来桃花……

片段一:

温良如玉的皇子,疼惜她,却更疑惑她。

“你总不像那些女子般贤德温顺。”

她勾唇一笑,目光冰冷带着深深坚定:“多少贤德温顺,循规蹈矩的良善之人,却落了个不得善终的下场。我不想落得那般下场,便只好狠毒恶辣。”

片段二:

“做我的女人,我许你那无上尊荣的位置。”

前世的深爱,却是今生的仇人,如今说出这番话可笑之至。

她不屑一顾,吹了吹指甲,如妖孽般勾人魂魄:“不如你做我的男宠,我许你一个独一无二的跟班位置!”

片段三:

杀伐决断,霸气丛生的王爷,愿给予她一切所想。

“你恶毒狠戾,我凶狠残暴,绝配!”

她欣赏他的决然果断,一双美眸流转,顾盼生姿“你是沼泽地,我是食人花,绝呸!”

-

看尊荣贵女之后,如何划开阴谋诡计,获取属于自己的真正幸福。 心再大,所属终归是一人。

楔子[已修

  正宫西苑。

  “皇后娘娘!皇后娘娘!”

  身穿紫色宫女服的婢女奔呼而来,发髻散乱,宫袖上也凌乱不堪,甚至还有斑斑血迹!虽然颜色已经渗入紫色宫服,却只是更加显得触目惊心!

  容熙宁正在沐浴,听到熟悉的宫女的声音,立马就裹了一件里衣,就看到自己的贴身婢女竟然满身狼藉的跑进来,容熙宁明艳的面容带上一丝凝重,问道:“珊瑚,怎么了?”

  “皇后娘娘!小皇子呢!小皇子呢!”珊瑚慌乱的抓着容熙宁的手,焦急的问道。

  看到珊瑚的惊慌失措,容熙宁心中闪过一丝不安,也顾不得手上被珊瑚抓得生疼,安抚道:“睿儿被奶娘抱去喂奶了,他没事,他没事。”

  听完容熙宁的话,珊瑚如遭雷击般松开了容熙宁的手,有些污渍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悲痛欲绝的表情,看着容熙宁明艳如火的面容,珊瑚尽是痛不欲生的绝望!

  “娘娘……小皇子没了!没了啊!”

  轰……

  好像是为了证明珊瑚所言不假一样,暗黑的天空惊起响雷闪电,容熙宁在那一人高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惨白的好像鬼一样的脸色,眼睛里布满的恐惧和悲痛告诉她,珊瑚说的是真的!

  容熙宁只觉得心头好像被狠狠剜了一刀,双眼无神的看着扶着自己的珊瑚,已经认不出那是谁了。脑子里只有珊瑚刚刚说的一句话。

  睿儿……没了?没了!死了!睿儿死了!

  “珊瑚!”容熙宁猛然的抓住珊瑚的双肩,双手不自觉的用力,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不可能的。睿儿被奶娘带去喂奶了!你告诉我,睿儿在哪,我去找他!”

  容熙宁有些不可置信,那奶娘是夫君亲自去找的人,怎么可能呢!

  珊瑚被容熙宁双手狠命的抓着,双肩好像都要被撕裂了一样,她忍着痛意想要回答的时候,只听到门口许多阵脚步声,然后一个娇俏的女声说道:“姐姐莫急,妹妹这就给你把睿儿送来了!”

  容熙宁抬头看去,竟然是她的夫君还有容芜!而容芜竟然穿着一件皇后才可以穿的绛红色绣金九尾凤袍宫装!头戴了九凤于天的凤冠!那是皇后的装束!

  但是容熙宁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,她有些仓皇的起身,想要走向容芜,问她,她的睿儿在哪里。但是珊瑚却是死死的拉着容熙宁,不让容熙宁接近容芜。可容熙宁想见睿儿,又怎么会被珊瑚拉住呢?

  珊瑚觉得自己的手要被容熙宁扯断了,她不得已,只能哭着大喊道:“娘娘不要过去!不要过去!就是他们害死的小皇子啊!”

  容熙宁顿时停下了动作,浑身僵硬的转过去,看着以泪洗面的珊瑚,有些呆愣、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珊瑚明白容熙宁的悲痛欲绝和不可置信,但是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,珊瑚还是咬着牙,狠狠的说道:“小皇子就是被他们烧死的!被他们闷在箱子里活生生的烧死的!”

  容熙宁知道珊瑚不可能欺骗自己,但是容熙宁却不肯相信,她的夫君,竟然也有谋害他们的孩子的份!

  “告诉我!为什么!”

  容熙宁转身,满目恨意的看着那个穿着明黄色皇袍的男人,那就是她爱的人,她用尽她的一生所学,和他一起打天下,可是到最后,他竟然狠得下心杀害他们的孩子!那是他的骨血啊!他怎么……下得去手!

  容芜看着容熙宁这一幅狼狈的样子,咯咯的笑道:“若是你的孩子不死,那我的孩子怎么能当上宗阎的嫡长子继承皇位呢?”

  她的孩子?容熙宁下意识的看向容芜的肚子,然后痛苦的看向帝宗阎,容芜是她的亲妹妹呀!他怎么可以……怎么可以!

  看着容熙宁又震惊又痛苦的样子,帝宗阎心中竟然觉得有些怜惜,但是想到容芜说的那些话,他的那一些怜惜立马就烟消云散!

  “那也是你的骨肉啊!你怎么下得去手!你怎么忍心!”容熙宁狂恨的怒吼,但是却无法消除自己心中那滔天的怒意!

  帝宗阎看着容熙宁几欲疯狂的面容,带着嗜血的冷意说道:“我将贵为帝王,怎会没有子嗣!更何况,芜儿已经怀了我的孩子!”

  容熙宁更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样,愣愣的看着容芜,然后听着帝宗阎让人搬来一个外面已经烧得乌漆麻黑的箱子,心跳猛然少了一拍!那……那里面有她的睿儿么?

  “噗!”

  容熙宁陡然吐出一口血,洁白的里衣上惊现的血迹就好像雪里红梅一样,妖冶动人!

  “娘娘!”珊瑚被容熙宁吐血给吓醒了,看到容熙宁摇摇欲坠的样子,赶紧过去接住容熙宁下落的身子。

  “睿儿!我的孩子!”

  容熙宁悲痛的仰天长吼,悲鸣的声音好像震裂了上苍的双眼,雷鸣闪电过后竟然霹雳的下起的倾盆大雨,刮起了猛烈的狂风!大雨落下砸在瓦砾上,又狠狠的落在地上,摔得粉身碎骨。

  “娘娘,娘娘……”珊瑚看着容熙宁悲痛欲绝的样子,她早已经泣不成声。抱着容熙宁脆弱的好像只剩一口气的身子,瑟瑟发抖。

  容芜看着容熙宁那震惊的表情,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,娇笑着软软的靠向帝宗阎,说道:“不用这么吃惊了,那就是你的睿儿。你的孽种。哈哈哈哈!”

  “睿儿!”

  容熙宁撕心裂肺的喊声带着蚀骨的仇恨,容芜不由得打了个冷战,更加的往帝宗阎的身上缩了缩。珊瑚看出容熙宁的不对劲,死死的拉着容熙宁,泣不成声:“娘娘不要!不要!小皇子已经没了,娘娘不要!”

  “容芜!”容熙宁只觉得自己血气上涌,一口血涌上喉咙,她还来不及阻止,就已经喷了出来:“谁给你这个胆子!你怎么敢!”

  容芜又是咯咯一笑,娇俏的偎在帝宗阎的怀里,十分得意的说道:“容熙宁,你不是自持身份高贵吗?嫡出长女了不起么?就算万千宠爱又如何!宗阎娶你不过是为了你身后郡王府的势力而已!宗阎爱的人是我!一直都是我!”

  容熙宁死死的看着容芜,瞳孔中恨意萌生!

  “不用太惊讶,若不是我偷听到你和容嘉文的谈话,怎么会知道先帝会让容嘉文那个贱人掌握军权!”容芜笑的得意,眸子里的胜利深深的刺激了容熙宁的眼。

  容芜似乎觉得还不够,在一旁继续说:“多谢你这些年为宗阎做的功劳,让我能毫不费力的当上他的皇后!若不是你这般的煞费苦心,也许宗阎还没有那么快的能登上帝位。”

  容熙宁只觉得自己的一切认知都被推翻,自己爱的人从未爱过自己,并且还在在处心积虑的要除掉自己!自己以为是和夫君的孩子,竟然是夫君眼中的绊脚石!同父异母的妹妹,却费尽心思想要取代自己!她所嫁之人,竟然只是为了她身后的势力!她的这一生到底是做了什么?

  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”容熙宁愤怒的大吼,平日里端庄的形象也早就覆灭。

  容芜上前一步,看着容熙宁悲愤欲狂的样子,又添上一把火,说道:“今日来送你去见你的睿儿了。”

  “容熙宁!你不是以郡王府为荣么?现在,你统统都没有了!都没有了!那都是我的!”

  容熙宁一惊,看着容芜娇媚的容颜还有那一副恶毒的嘴脸,双目欲裂:“你把他们怎么了!”

  “怎么了?”容芜故意装作是惊讶的看向帝宗阎,说道:“宗阎,你来告诉她吧。”

  帝宗阎看着容熙宁垂死挣扎的样子,冷冷一笑:“孤城朕早就让金羽卫去灭了,而你的兄长,是朕,朕亲自送他去了摩天崖底!”

  摩天崖!万丈深渊!若是掉落,绝无生还可能!

  容熙宁突然仰天大笑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她是可怜还是可悲?为了这个男人,她付出了多少?处心积虑,为他谋划前程!离经叛道,让父母蒙羞!可到了最后,竟然是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亲手杀了她的亲人!老天啊!你这是在惩罚我么!

  珊瑚担忧的看着容熙宁,低声的唤道:“娘娘……”

  容熙宁突然停了下来,想起种种不对劲的往事,对着帝宗阎,容芜还有华太妃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身边的珊玉也是你们害的!就连乾安长公主还有岳昭公主和和永璋皇都是你们害死的!”

  “你现在才意识到会不会太晚了!不止是那些人,就连皇子们都是!”容芜看着容熙宁的眸子里竟是慢慢的嫉妒和恨意,那深眸中的程度不是一年两年。

  容熙宁恨意疯涌,死死的看着两人:“你们一定会遭天谴!受报应!”

  “杀了你,还有谁会来报复么!”容芜诡异一笑,说道:“你心智极高,诡计多端,难道现在还没有发现你身子有什么不对劲么?”

  容熙宁冷着脸看着,容芜笑道:“这鸠毒是宗阎亲手下的。无色无味,却剧毒无比。当下的反应应该是五脏俱焚的痛楚!你看看,你现在还能动吗?”

  “珊瑚,扶我起来。”容熙宁被珊瑚拼命的搀扶起来,却是没有半分动静,五脏六腑果真如同移位一样痛楚不堪!容熙宁双目恨恨的看着容芜,却觉得自己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  “我现在就要杀了你!看到你的脸,我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噩梦,只要你死了,就是什么事都没有了!”

  容芜妖娆的笑了笑,那笑意就像是相思湖边的罂粟花一样,外表清秀可人,内心却是恶毒无比!

  “既然连珊瑚都死了,那么最后一个人就是剩下你了!”容芜笑,阴险和恶毒:“要死,就让你们都死的干净好了。不妨让你和你的睿儿用同一种死法。”

  容芜妖娆的面容在容熙宁的眼中就好像是地狱的修罗一样,容熙宁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撕裂,褐红色的血不住的流,显得格外可怖。

  眼睁睁的看着四周火起,帝宗阎带着容芜和华太妃离开,容熙宁拼尽最后一口气,怒吼:“今生我容熙宁瞎了眼!看错了你们!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!若有来世,我必定更甚修罗恶鬼,将你们碾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!”

手机安装了潇湘书院APP吗?
点击右上角按钮
然后请在手机浏览器中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