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北藤    金牌作家

古言/已完结/445万字

简介

  穿越后发现自己有了个儿子,儿子的身边还有一只神秘无敌的兽宠。

  没关系,人生直接跳过了生儿育女这一段,省事了。至于孩子他爸是谁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带着儿子闯荡江湖,任你妖魔鬼怪,还是奸人贱人,母子齐心,遇神杀神,遇佛弑佛!【毒舌、没心没肺、深藏不露的腹黑女主+纯真腹黑、拥有无敌兽宠的天才宝宝+狂宠妻儿的霸道尊主,这是一篇幽默诙谐的萌宠文,不虐,一对一!简介小白,内容不白!】小墨:娘亲,有坏叔叔拦路抢劫,怎么办?

  云溪:自己搞定!这点小事不要来麻烦娘亲!小墨:娘亲,这位叔叔很帅很好很有钱,我可不可以让他做我的爹爹?

  云溪:虽说是个短命鬼,不过等哪天他两脚一蹬归了西,那他的财产就全部归我们母子所有了!小墨:娘亲,这个男人长得好像我,难道他是我爹爹?

  云溪:不要乱认爹!万一是个穷光蛋,你养他一辈子啊?

  神秘男主:睁大眼睛看清楚了,本尊全身上下都是名牌,还有我手里的这柄宝剑,无价之宝!一场新秀争霸赛,未婚生子受人唾弃的云溪大放异彩,众星拱月,成了香饽饽,上门提亲的人几乎将将军府的门槛踏破。小墨左手摇着“通过”的牌子,右手举着“淘汰”的牌子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“不在天下十大美男排行榜之列的,淘汰!”

  “打不过我和我娘亲的,淘汰!”

  “身价没有百万两黄金的,淘汰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如火如荼的海选即将接近尾声,一帮神秘人突然闯入。

  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  “嘿嘿,给我家尊主报名来了。”

  “本人不出席的,直接淘汰出局!”

  “尊主很快就过来了,怕你不信他有钱,所以特意回去搬金山去了。”这是一个尚武的剑客时代,整个傲天大陆共有五个国家,按照各国实力先后的排名,分别有南熙国、东陵国、北湘国、西慕国和位于四个中间的傲天国。每个国家都崇尚武力,玄气纵横傲天大陆。云溪,前世是古武世家的家主,身怀绝世武学,无意间穿越到了云家未婚先孕的大小姐身上。迷糊、爱财如命、闲事莫理是云溪的保护色,一旦有人触及她的底线、伤害她在意的人,她就会不择手段、阴狠毒辣,不死不休!毒舌、没心没肺,只想带着儿子混吃混喝,逍遥快活一辈子。云小墨,女主的儿子,五岁,天才宝宝。纯真可爱的外表是他的保护色,对他好的人,他无比亲近,对他不好的人,都会被他整得无比凄惨。娘亲所有的话,他都奉为圣旨,贯彻执行,直至腹黑的亲爹出现……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  推荐自己完结的作品:

  http://read.xxsy.net/info/260677.html女皇选夫

  http://read.xxsy.net/info/275719.html极品特工女皇(女强)

 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 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  推荐亲亲西子情的火文《妾本惊华》:

  http://read.xxsy.net/info/339787.html

 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001 给银子的是好人

  东陵国边境。

  一辆马车自山间小路徐徐而行。

  “娘亲,有坏叔叔拦路抢劫,怎么办?”稚嫩的孩童声音从马车外传进来。

  “自己搞定!这点小事不要来麻烦娘亲!”马车里的云溪正忙着点算盘缠,刚刚在前面的小镇兑换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,可数来数去,还是少了三两银子。

  无良的奸商,竟敢坑她的银子?

  云溪磨着牙,又将一堆碎银重数了一遍。

  “娘亲,坏叔叔说,他们要一百两,否则就动手了。”

  “那就给呗!”反正不是跟她要银子!被打断了,云溪很烦躁,只好又重头开始数。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小墨身上只有三两银子……”

  云溪猛然抬头,倏地掀开了帘子,探身揪住了儿子的小耳朵:“臭小子!我说呢,怎么少了三两银子,原来是你拿的!越来越有出息了啊?连娘亲的银子也敢拿?”

  五岁的云小墨怀抱着一只白色的蠕动的小球,可怜兮兮地眨巴眼睛,弱弱地回道:“娘亲,冤枉啊!您那三两银子不是给了车夫大叔当定金了吗?小墨的三两银子是疯爷爷给的,疯爷爷怕娘亲把小墨和小白给饿着了,所以给小墨零花钱花的……”

  “呃……是这样吗?”云溪轻咳了声,揪着儿子耳朵的手也松开了,捏了捏儿子婴儿肥的腮帮,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儿。

  “是娘亲冤枉小墨了!小墨乖,小孩子是不可以携带巨款的,你的三两银子,还是让娘亲替你保管吧。”

  云小墨嘟起了小嘴,表示抗议。他怀中的小白也跟着露出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,无声地抗议。

  “老大,看!有美人!”

  打劫的一伙人看到马车里忽然钻出一位美人,一个个眼睛放光,只见这女子穿了一身鹅黄色的长裙,青丝如墨,随意地披散在肩头,只用一根木簪挽了个简单的发髻。她的眉细长如弯月,长长卷翘的睫毛掩去了双目的光泽,当她抬眸时,瞬间光芒万丈,仿佛蕴含着天地万物之精华。她的肌肤晶莹剔透,那风华、那姿色,绝世无双!

  今天运气真好,竟然遇上个绝色美人!

  山贼老大搓着手,两眼直放狼光。

  “小娘子,别怕,我是好人,我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

  母子两个连同小白同时抖了抖,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  “娘亲,坏叔叔说他是好人,我们该相信他吗?”云小墨天真地歪着头,问道。

  “小墨,不要什么事情都问娘亲,要学会自己判断是非,懂吗?”云溪一脸严肃地说教。

  “哦,小墨知道了。”云小墨乖巧地点了点头,转头瞄向了山贼老大,“娘亲说过,给银子的是好人,不给银子的是坏人!叔叔刚才跟我们讨要银子,那就一定是坏人!”

  山贼老大吸了吸口水,忙说道:“小弟弟,你误会了!叔叔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。只要你和你娘肯跟着叔叔到山寨去,叔叔一定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你们,你想要多少银子,叔叔都给。”

  “娘亲,叔叔要给银子,我们要不要?”云小墨闪亮的眼睛望向娘亲,征询她的意见。

  云溪想也不想,对着儿子郑重其事地说教道:“送上门的银子不要,那是要遭天谴的!”

  “哦,那小墨知道了。”云小墨一脸十分受教的表情,再次转头看向山贼老大,甜甜地一笑,“叔叔,你先给我们一百两银子,我们就跟你走!”

  山贼老大笑得十分得意,想不到这娘俩这么好骗,这次真是艳福不浅啊,遇上这么个绝色的美人,口水哗哗直流,他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“好、好,叔叔都答应你!”山贼老大转身吆喝着小罗罗们,“快快,把身上的银子全部掏出来……”

  不一会儿的功夫,一百两银子就凑齐了。

  云小墨邀功一般,用胖乎乎的小手,将一把把的碎银抓到娘亲的藏宝盒里。于是乎,在车夫再三的劝告失败后,母子俩跟随着一众山贼上了山寨。

  龙千辰一袭胜雪的白衣,悠闲地躺在树杈上,目睹着下面发生的一切,俊美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,明眸之中写满了兴致盎然。

  哈,有趣!

  想不到这荒山野岭之中,还能看到这么一场好戏!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极品的一对母子,说他们傻吧,也不尽然,他没有忽略那女子眼底偶尔忽闪而过的狡黠精光,还有那孩子黑亮的眸子里跳跃的兴奋光芒,可说他们不傻吧,天底下哪里有人不听劝告愣是要跟着山贼去山贼窝的?

  不管了,跟着去看看!他龙千辰一代风姿绰约的大侠,向来行侠仗义,路见不平一声吼,怎么能见死不救呢?

  嘿嘿,好吧,他就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儿,哪儿有热闹就往哪儿凑!

  传说中的黑风寨!

  云溪翘着二郎腿,坐在寨主的虎皮椅上,一边饮着茶,一边清点着黑风寨所有的资产,不满地摇头训斥:“堂堂一个黑风寨,竟然就只有这么点银子?你们的业务能力实在太差了,太让我失望了!”

  “娘亲,他的身上还有一块牌子……”云小墨从山贼老大的怀里掏了半天,终于掏到了一件像样的东西,他拿起牌子用他嫩白嫩白的牙齿咬了咬,兴奋地大叫道,“娘亲,是金子做的耶!”

  山贼老大颓废地坐在地上,看着自己一众的兄弟无一例外地倒在地上无法动弹,他那个悔啊!还以为是撞了大运,劫了个美人回来,谁想带回来的竟是一双恶魔,不到半天的功夫,整个山寨就被母子俩闹了个天翻地覆,鸡鸣狗跳。这还不止,黑风寨积攒了多年的资产,全部被母子俩掘地三尺给挖了出来。

  最可气的是,看着十分可爱无害的小朋友,却有着一双狗鼻子的兽宠,哪里有银子,它就往哪里找。他的银子啊,他的宝贝啊,把他给心疼得几乎呕血!

  “女侠、少侠!这块牌子你们不能拿,它是小人的传家之宝,牌在人在,牌亡人亡,小人誓与金牌共存亡!”

  云小墨十分同情地看着山贼老大,闪动着黑亮的眼珠子,道:“娘亲,他好可怜,要不我们把金牌还给他吧!”

  山贼老大两眼闪动着晶莹的泪珠,感动万分,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啊!感激的话刚要说出口,就被对方下一句话给呛住了。

  “我们先杀了他,再拿他的金牌,这样他就不会伤心难过了。”

  “少侠,不要啊……”山贼老大叫得那是一个凄惨万分。

  云溪翻看了下他的金牌,两眼微微眯起:“你是南熙国的军人?”那分明就是一块兵符,而且是属于南熙国的,她的父亲就是南熙国现任的大将军,这种兵符她有点印象。

  山贼老大警觉地整肃了神情,试探地问道:“女侠也是南熙国人士?”

  “现在是我在问你话。”云溪眉梢高挑,眉宇之间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冷傲气质,完全不同于之前一副财迷无知的神色。

  山贼老大斟酌了下,终于据实相告。他原名李禄,曾是南熙国军中的一名小小将领,十几年前跟随着云腾大将军出征东陵国,因遭奸人陷害,大军陷入包围。云腾大将军就是在这场战役中战死,临死前将兵符交到了他的手里,让他带着其他人拼死突围。千人的军队,最后只剩下他和他手底下几十号人马。他本想着带着兵符回国复命,谁知回到南熙国,发现到处张贴着他通敌叛国的通缉令,他有苦难言,有冤无处伸,只好领着几十号手下在东陵国和南熙国的边境占山为王,当起了寨主。

  李禄此人虽然龌龊猥琐,但是提及云腾大将军之时,那股属于军人的特有气质也自然而然地体现了出来。

  云腾,南熙国的一代名将,云家的骄傲,可惜十几年前在战场陨落。人们只知他是被手下的人出卖,才陷入敌人的包围圈中,却不知这其中另有阴谋。

  云溪努力从脑海中掏取记忆,她只记得小时候,这位伯伯曾抱过她,他很威严,也很可亲,只可惜……

  “娘亲,你怎么了?为什么流露出这么多愁善感的表情?”

  “小孩子不要乱用成语!”云溪回了神,捏捏儿子的脸蛋,眼神往房顶上飘了飘,“去,把屋檐上的那位叔叔请下来!”

  她故意加重了“请”字的发音,听得正伏在房檐上偷听的龙千辰浑身抖动了下,同时也惊了一惊。不待母子俩动作,他直接捅破了房顶,从上面蹿了下来。

  黝深如潭的眸子对上云溪洞若观火的黑眸,他心底猛然跳动,直觉告诉他,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!

  云溪细细地打量着他,这男子一身胜雪的白衣,身姿俊秀挺拔,美如冠玉,眉宇之间是放浪不羁的英气,他的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。在她打量他的同时,他也在用力地打量着她。

  他跟随了一路,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忽略,她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何人,另有目的,还是单纯打酱油的。倘若单纯打酱油的,她也懒得理会,倘若另有目的……哼哼,敢惹她母子的人,绝不会有好下场!

  龙千辰被她盯得毛骨悚然,好似自己被脱光光了站在她的面前,毫无遮拦。

  接收到云溪冷凝晦暗的审视目光,龙千辰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他的心还在怦怦跳动着。幸好,还在!

  好犀利的目光,跟他印象中的某人极为相似,那也是他唯一敬畏之人。想不到他竟然从一个寻常女子的身上领略了同样具有震撼力的目光,真是匪夷所思。

  那目光如昙花一现,很快就消失了,无迹可寻,让龙千辰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。

  “叔叔,你是来打酱油的吗?”云小墨一颗小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他的跟前,吓得龙千辰后退了一步,这孩子什么时候靠近他的,为什么他都没有察觉?

  怪了!向来以武功自傲的龙千辰,第一次在一对母子俩跟前感觉到了无力,究竟是对方的武功太高,还是自己分神得太厉害?他有些迷茫了。

  龙千辰终究是走江湖走惯了,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,片刻的迷茫之后,他便恢复了一派泰然自若、翩翩佳公子的模样。

手机安装了潇湘书院APP吗?
点击右上角按钮
然后请在手机浏览器中打开